建设工程施工纠纷合同

时间:2015-12-14 14:41来源:未知 作者:万典律师8 点击:
建设工程施工合同 案情简介: 上诉人(原审原告、反诉被告):博达公司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反诉原告):虹桥公司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宏大公司 2003年7月,虹桥公司口头委托博达公司
建设工程施工合同
案情简介:
 
上诉人(原审原告、反诉被告):博达公司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反诉原告):虹桥公司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宏大公司
 
2003年7月,虹桥公司口头委托博达公司承担宏大公司研发中心桩基工程的施工。至2004年2月完工,博达公司完成工程量计4,004. 16立方米。
 
2004年11月20日,博达公司出具的《工程结算单》载明:宏大公司研发中心总工程量4,004. 16立方米,单价人民币110元,计440,457. 60元。另查明,至2003年10月8日,博达公司在施工中沉桩601套,发现桩顶标高均高于设计标高5. 15米。同年10月18日,业主召集有关专家就“研发大楼桩基工程质量事故”进行研讨,并提出必须扩大测试分布点,增加测量,以确定沉降是否满足要求。2003年1 1月,有关检测单位出具检测报告,对其中的18根桩进行测试,结论为:单桩竖向抗压极限承载力不小于标准值、单桩竖向抗拔极限承载力不小于llOOkN。测试费94,680元。废桩部分费用计485,000元(0.4 x0.4 x5. 15 x601 x980)。之后宏大公司又委托设计,增加80套桩,发生设计费150,000元,购桩材料费351,330元。 博达公司认为,本案系争工程经竣工验收后,博达公司依据上海市统一施工机械台班费用定额,结算工程总价925,202元,等工费用372,488元,合计】,297,690元。2005年3月12日,博达公司向虹桥公司提供竣工结算文件,但虹桥公司、宏大公司未予答复。故诉至法院,请求判令:(1)虹桥公司、宏大公司立即支付工程款1,297,690元及自应付之日至实际支付之日的逾期利息;(2)本案诉讼费用由虹桥公司、宏大公司承担。
 
虹桥公司认为,其对于博达公司实际完成的工程量没有异议,但对博达公司在诉讼中提出的结算意见不能接受,双方曾在多次合作中均明确单价结算。
 
2004年1 1月,博达公司提出的结算意见是工程价款按440 ,457. 60元计算,对此虹桥公司是认可的。此外,博达公司所称的开工日期有误,应为2003年8月16日。故不同意博达公司的诉讼请求。由于博达公司施工不当,发生工程质量事故,造成虹桥公司直接经济损失:(1)601套打错桩基的测试费110 ,100元;(2) 601套打错桩基的截桩费和废桩费485 ,000元;(3)增加的设计费用150 ,000元;(4)增打80套方桩后追加的工程量570,000元,合计1,310,000元。故虹桥公司提起反诉,请求判令:(l)博达公司赔偿因桩基打错给虹桥公司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1 ,310,000元;(2)反诉费由博达公司承担。
 
判决结果:
 
一审法院审理后认为,博达公司与虹桥公司之间虽未签订书面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但双方对虹桥公司口头委托博达公司承担宏大公司研发中心桩基工程的施工均已确认,且在本案审理中虹桥公司表示对博达公司于2004年10月19日出具的《工程结算单》予以确认,因此法院确认该《工程结算单》的效力,虹桥公司应支付博达公司工程款440 ,457. 60元。关于博达公司要求虹桥公司承担逾期付款利息的问题,由于博达公司桩基打错造成损失,双方对此问题的,解决未取得—致,虹桥公司以此抗辩暂不支付,并无不当,因此博达公司的该项诉讼请求,法院不予支持。博达公司称该结算单为解决民工工资被迫做出的妥协,是博达公司扣除了损失后提出的处理方案,没有得到虹桥公司的确认,不具有效力。博达公司对此陈述没有相应的依据佐证,法院难以认同。博达公司要求宏大公司支付工程款,没有法律及事实依据,法院不予支持。关于虹桥公司反诉要求博达公司赔偿因桩基打错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1,310,000元问题,从本案现有证据看,博达公司在施工过程中,桩基施工不符合设计要求,桩顶标高均高于设计标高5. 15米,造成工程质量事故,博达公司应对此承担主要责任。事故发生后,虹桥公司、宏大公司及时采取了相应的措施,其应对方案在专家论证的基础上做出,最大限度地减少了损失的发生。但虹桥公司作为总包单位,对于工程质量的日常管理也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因其未能及时发现并阻止施工错误的发生,故应承担次要责任。现虹桥公司所提出的损失中,废桩部分费用计485,000元,属客观存在的事实;测试费虽原设计也需进行测试,但客观上测试量增大;此外设计费150,000元、购桩材料费351,330元,从现有证据材料看,虹桥公司没有充分的证据证明与博达公司的施工事故存在因果关系,但博达公司称虹桥公司所称的损失与其无关,显然不符合实际。由于施工的桩顶标高均高于设计标高5. 15米,该部分成为废桩,对以后建成之房屋必然产生一定的影响。鉴于此,法院根据当事人过错大小,酌情确定由博达公司承担由于错误施工产生的损失费计380,000元。
 
案例评析:
 
本案有两个争议焦点:一是工程款的结算;二是工程质量缺陷责任的承担。
 
关于第一个争议焦点,由于博达公司于2004年10月19日出具了《工程结算单》,该结算单既是博达公司的真实意思表示,也反映了其与虹桥公司之间一系列口头施工合同单价的客观事实,故应当认定该《工程结算单》的效力,并判令双方按此结算单结算工程款。博达公司要求按照定额标准与虹桥公司结算工程款,依据不足。
 
关于第二个争议焦点,本书前文述及,一项建设工程包含了发包方、勘察单位、设计单位、施工单位的全部工作,任何一方的工作瑕疵均可能导致工程质量缺陷,因此对于工程质量问题应当明确各自的责任范围。首先,在建设工程合同中,承包人的主要义务就是完成合同约定的施工任务,向发包人交付合格的工程,因此承包人对其所建设的工程存在质量担保义务。一旦当事人因工程质量问题发生诉讼,发包人需提供证据证明存在质量缺陷,承包人否认的,必须提供相应的反驳证据证明该质量问题系由其他原因所造成,否则一般应由承包人承担相应的违约责任。本案中,经过工程质量鉴定表明,博达公司在施工过程中,桩基施工不符合设计要求,桩顶标高均高于设计标高5. 15米,造成工程质量事故,因此博达公司应对此承担主要责任。其次,发包人、总承包人或其他单位有过错的,亦应承担相应的责任;本案中,虹桥公司作为总包单位,应当严格、谨慎履行其工程质量日常管理的义务,因其未能及时发现并阻止施工错误的发生,故应承担次要责任。需要指出的是,一审尽管酌定博达公司承担的损失费用尚属合理,二审予以维持,但其在认定因质量缺陷而造成的损失时,既计算了修复设计费和材料费,又同时计算了废桩费,显然属于重复计算,因而二审予以了纠正。
(责任编辑:编委1)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